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爱情文章> 18岁那年的一个夜晚

18岁那年的一个夜晚

时间:2019-12-11 来源:admin 点击: 次

  18岁生日那天,妈妈为我举行了一个成人仪式,并告诫我:“从此以后,你就是个大人了,可以独立行事,也可以结交异性朋友。不过,在你成家以前,未经我的许可,你绝对不能在外过夜。因为你是女生,因为生活里有太多的凶险和陷阱。”妈妈说完后,抓起我的手,让我郑重地发了誓。
  
  此后不久,我结识了一个文章写得极出彩的男生。我们从未见过面,只通过20多封信谈诗说文。有一天,他突然来信告诉我,他辞去了工作,只带着笔和稿纸躲在一个小山村着手写一部长篇小说,希望我能去那里看望他并体味他“路遥式”的写作生活。
  
  我所在的城市与那个小山村相距100多公里。接到信的第二天,我便跳上了开往那个小山村的长途中巴车。他站在山村的路口等我。他黑黑瘦瘦的,蓬乱的头发上沾满了尘土。他一眼就认出了我,冲我灿烂地一笑,就引我走向他借住的那间泥墙小屋。
  
  那天,他给我烧了几样别具风味的农家小菜,边吃饭边谈他的写作计划。我被他的激情和创作计划深深地打动,以至于倏然惊觉自己该回去时,天色已渐昏暗。我猛地跳起来,飞快地奔向候车路口,他也跟在我身后跑了出来。
  
  天色越来越暗,寂静的乡村透出一丝丝诡谲,仿佛隐藏着未知的阴谋和陷阱。我茫然地望着蜿蜒的乡间小路,不知所措。这时,他轻声对我说:“没有汽车了,住一晚明天再走吧!”想起妈妈的叮嘱和未经允许绝不在外过夜的誓言,我难过而恐惧地哭了起来。
  
  别无选择,我只好再次跟他回到小屋。刚才让我颇为欣赏的他,此时无论做出什么样的表情都让我觉得他不怀好意。他试图说些俏皮话逗我开心,却令我更加心烦意乱,眼泪也没来由地越流越凶,弄得他更加不知所措。许久,他沮丧地说:“你这样倒像我真的把你怎么样了似的。早知如此,打死我也不会给你写那封信。”说完,他叹了口气去了厨房。
  
  他从厨房出来时,手上多了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。我缩在墙角,顿时吓得直打哆嗦:“你想干什么?不要过来!”他哭笑不得地看着我,用手指试了试刀锋后,把刀扔给了我,说:“这把刀是给你准备的。也许有它在手,你会更有安全感。如果我有什么不轨行为,你不必刀下留情。”
  
  我飞快地捡起水果刀,又缩回原处。他坐在另一个墙角。我神经紧绷,两眼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。我决心已定,如果他真的欲行不轨,我就和他拼个鱼死网破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发现他头一歪一歪地打起了瞌睡,口水长长地挂在嘴角。突然,他站起来,用力抹了抹嘴巴,说:“这样下去非把我困死不可,你不睡,别人还要睡呢。”说着,他起身从旁边的箱子里翻出一件大衣,然后又从箱子后面抽出两根粗麻绳。他先把自己的双脚紧紧地捆在一起,又用绳子把双手也缠在一起,背对着我说:“帮我打个结吧。”
  
  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,我毫不客氣地使出吃奶的力气把绳子系了个结结实实的结。一切完成后,他倒身就打起了呼噜。我的心稍稍安定了些,便披上他的大衣,坐在角落一分一秒地挨着时间。不知不觉,我竟也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。
  
  等我被窗外的鸟啼声唤醒时,天色已经大亮。望着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,所有的恐惧和不安荡然无存。再看看那个双手双脚被捆绑得死死的男生,我不由得对他顿生好感。这时,他也醒了,表情颇为痛苦地冲我傻傻一笑。我红着脸赶紧走过去,给他松了绑。他一边活动麻木的四肢,一边调侃道:“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绑着睡觉,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。不过,还是要感谢你丰富了我的生活经验和写作素材。”那一刻,我非常羞愧,什么都没说就赶紧离开了。
  
  后来,我不好意思再与他来往,渐渐地与他失去了联系。
  
  几年之后,我真正长大成人,谈过好几次恋爱。可惜,每次和所谓的男朋友相处不到几天,他们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。回忆起18岁那年的那个乡村之夜,再看看这些男朋友,我对那个被绑的男生更有好感。
  
  我决定去寻找他。我再次跑到那座小山村,却没有得到他的任何消息。离开小山村时,天色已近昏暗。恍惚中,我似乎又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:“没有汽车了,住一晚明天再走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