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爱情文章> 爱你的那些年

爱你的那些年

时间:2019-12-14 来源:admin 点击: 次

  20年前,她15岁,他19岁
  
  秋晓阳才放下行李,便跑到陈一致家去。两家相隔不过一公里。秋天的风,将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吹拂得舒爽起来。她仿佛回到15岁。
  
  15岁的时候,她的个子还没怎么开始长,而陈一致已经长成了高高大大的模样,她得使劲仰头跟他讲话。
  
  “你晚上干啥呢?”她从来不叫陈一致的名字,总是使劲仰着头,看着他的眼睛说话。
  
  陈一致那年19岁,有好看的眉、好看的眼、好看的鼻梁、好看的唇……总之,都顶顶好看。他的头微微低下,唇角的笑意让秋晓阳分外羞涩,“看电影呀,他们没跟你说吗?”
  
  他们,指的是秋晓阳的表姐表哥,也是陈一致的表妹表弟。秋晓阳本来和陈一致不熟,表姐的高考宴上两人相遇,忽然发现彼此是中学校友,只不过,陈一致已经毕业上了班。
  
  那是暑假,上学的少年们都闲,而上班的陈一致莫名地也闲着。他们一起看电影,一起溜去市里玩,一起溜冰,一起骑着摩托兜风。陈一致刚上了半年班,将他所有的工资攒起来,买了一辆摩托;再借一辆摩托,表哥和表姐便也骑上了。
  
  但那时候,陈一致身后带的,往往是秋晓阳的表姐。天知道她多么渴望坐到陈一致身后。可是,每當分配摩托车时,她总是让表姐先选,表姐毫不犹豫地选定了陈一致。她便也假装开开心心地坐到表哥身后。
  
  表哥那时候正长身体,嘴边一串绒毛,瘦瘦的身板。当摩托车飞快地冲下黄昏时车流稀少的乡际公路的长坡时,秋晓阳会格外心烦他刺耳的公鸭嗓。她总想,下次我就不跟着他们去飙摩托了。然而,到了下次,陈一致一出现,她冲口便应道:“好。”
  
  这一天,是九月底的周六,邱家的电视坏了,邱爸正好出差。邱妈向邱姑姑求助,结果,盼来了陈一致。陈一致只是动了动几个电线接头,电视便正常了。他高低不肯在秋家吃晚饭,已经一周没见过陈一致的秋晓阳便代她妈送他出来,手上还拎着水果。
  
  那时候县城的路好窄,两边灰黑的旧水泥房屋。在秋晓阳的记忆里,却是从未有过的美景,洒满了玫瑰,路上人来人往,时不时有人快要撞到她,她却完全感觉不到。
  
  莫名地,她站定脚步,就问出了开头那句话,“你晚上干啥呢?”
  
  “看电影呀,他们没跟你说吗?”陈一致就说。
  
  又是他们。
  
  秋晓阳眼里的光倏忽间暗淡下来,九月的风突然变得好冷。不想去,不去了吧。可是,好舍不得。她又艰难地抬头看陈一致,他正低头看她,眼神晦涩难懂。她突然地感觉到了自己和他身高的差距,她不由得想起不小心听来的大人间的调笑:陈一致那么俊的少年,追他的女孩可以排满县城的八一街。
  
  她只觉得满心委屈,猝不及防地,眼泪便充盈了眼眶。她将那袋水果往陈一致手里一塞,转头就跑,连跑边用衣袖胡乱擦泪,可是怎么也擦不干净。不去看电影,一定不去了!
  
  秋天天黑得早,六点半不到,天就全黑了。
  
  她在书房坐定,搬出了书,但眼睛不由自主地瞟着手表。六点半,六点三十五分,电影是七点一刻开场的……六点五十了,还没人来叫她。她到底抗不过自己,匆匆下楼。拐过路角,突然看见路灯下的陈一致,他一个人地站在那里,身边没有“他们”,朝她看过来。
  
  一瞬间,秋晓阳觉得,整个世界,都开满了花。
  
  秋晓阳跑到陈一致身边,她看着他,什么都没问,只是朝他灿烂的笑,他也什么都没说,温和地朝她笑。他们一起往电影院的方向走过去。电影院离邱家只有十分钟的路程,那是秋晓阳15岁生命中最美的一段路程,没有之一。
  
  在电影院里,秋晓阳挨着陈一致座位的左手一直牢牢塞在自己的衣袋里。电影散场,陈一致送秋晓阳到楼下。她上了二楼,扑到窗边看他,他还站在那里朝她看。
  
  那一晚,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。
  
  10年前,她25岁,他29岁
  
  陈家是住一楼,秋晓阳推门而入,坐在沙发上的陈一致抬头看见她,笑容温煦。他拍拍他身旁的沙发,她利落地坐过去。他身上的棉T恤,有着满满的阳光味。
  
  陈妈和陈爸笑着问她家常,几点到家的,火车上累不累,邀她在家吃晚饭。
  
  陈一致替她回绝了:“不了不了,我们一起去外面吃。”
  
  陈爸陈妈的笑容更热烈了,在他们站起来之前,逼着她吃了两个乡下刚送上来的蜜橘。陈妈问她:“一致奶奶家的橘子,好吃吧?”真的很好吃。她连声赞叹,陈妈开心极了:“我给你准备两袋,明儿个让陈一致送过去,给你爸妈和你姑姑都尝尝。”
  
  秋晓阳不客气:“好呀好呀,谢谢伯母。”
  
  县城此时早已经不是从前的模样,有了高楼,路宽了,也多了,夜晚的霓虹处处闪烁。
  
  这是国庆长假,秋晓阳才得以从遥远的城市回到老家小城。他们并没有什么目标,在街上信步走着。温柔的黄昏裹着他们,每一刻每一处都是归宿。
  
  孩子的哭声将他们打断了。
  
  大约只有四五岁的男孩,与大人走散了,却连哭也十分克制。站在原地,小声地呜呜哭,问他是否与妈妈走散了,他不回答,警惕地看着他们,问他家人的电话,他也是不回答,说要送他去找警察叔叔,他还是不理不动。
  
  无奈何,两个人只好苦笑着,陪小男孩一起等。男孩哭累了,他们也站累了,一齐坐到了马路牙子边。天渐渐黑了,在火车上晃了十几个钟头的秋晓阳也饿了。陈一致问秋晓阳:“给你买个臭豆腐来?”
  
  秋晓阳转头问小男孩:“小家伙,你想吃什么,哥哥给你买去。”小男孩虽然警惕,却有要求,“我要吃麦当劳。”
  
  麦当劳离此处不太远,陈一致想了下,拔腿便去,半小时后,他带回来了秋晓阳爱吃的麦辣鸡翅和新地,给小男孩的则是汉堡。
  
  麦辣鸡翅做得不咋样,秋晓阳和陈一致闲话:“这麦辣鸡翅的味道不如深圳的。”
  
  这时候,耳边传来炸雷般的喊声:“小伟!小伟!”小男孩的父母找来了。功成身退的秋晓阳和陈一致就转去了不远的昭阳公园看烟花。这是老家县城升级为市的第一年,所以国庆便有了烟花盛典。
  
  昭阳公园里人山人海,一错眼间,秋晓阳便被挤离了陈一致。幸好他个儿高,那天又穿了红色的T恤,她稍稍一转便看到了他。他也发现她走散了,急急地朝她走过来,越过人海,朝她伸出了手。
  
  她将手交到他手里。他的手真大,真暖和,真让人安心。他一用力,她便趟过人海,趟过风雨,趟过岁月,紧挨在了他身边。
  
  那晚是他们第一次手牵手,却好像牵了半生。人山人海的热闹和喜庆中,秋晓阳对陈一致说:“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  
  陈一致低头看她,将她缓缓抱在怀里,在她耳边说:“好。”
  
  这一年,她35岁,他39岁
  
  “爸爸,爸爸,你陪我玩积木。”
  
  “不嘛,爸爸想去钓鱼……”男中音拖着长长的尾音,像撒娇。
  
  秋晓阳猛地惊醒,她看了看手机,九点了。她竟然睡到这个时候。哦,不用上班。可以想睡到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。她躺在床上,遮光极好的窗帘将屋子笼得像夜晚。
  
  从幸福的感觉醒来,突然地听着外屋的声音,她一时恍惚,不知哪是真哪是假。孩子的声音又响起:“妈妈今天怎么还不起床?她生病了吗?”
  
  “妈妈太累了,昨天很晚才到家。你那时候睡着了。”
  
  秋晓阳这会切实醒了,此时她在现实里。而之前和陈一致的一切,都是梦境。
  
  其实也不完全是梦境。那是10年前真实发生过的事,25岁的她和29岁的陈一致。迷路儿童小伟已经上了高中,昭阳公园扩大了不止一倍的面积,还多了一个人工湖和一个儿童乐园。
  
  但也是梦。那一夜,在烟花盛开之下,她被陈一致牵着手,却并没有跟他说:“我们在一起吧。”而他,也没有将她拢在怀里,应承她:“好”。
  
  这些,才是梦。
  
  到底为什么不说呢?那样的美景之中,他们心意相通,懂得彼此的承诺。就好像15岁的那个夜晚,他们一句话也没说,却因为有彼此的存在,而努力向上,做了更好的自己。
  
  看电影那一夜后,陈一致辞掉工作去了复读班,第二年考上了大学。原本中等成绩的秋晓阳开始发奋努力,在两年后也考上了心仪的大学。
  
  那么,她到底在什么时候失去了他的?又是怎样失去他的?
  
  是当她说小城里的麦辣鸡翅都比不上深圳的时候吗?是她在微信中和他聊起表哥从上海回小城工作时,批评表哥是不上进的典型的时候吗?是她得意洋洋地跟他说,格局决定人的发展,而视野决定人的格局的时候吗?还是他去深圳找她,她却每天忙到夜里十二点才下班的时候吗?
  
  总之,慢慢的,他们从一天十次对话到三天一次联系,再到半月一次微信,再到一个月也不联系。然后,陈一致有了女朋友。再然后,他换了女朋友。接下来,他结婚、生子,岁月静好。
  
  她何尝不是。在深圳这座城市工作,努力加班,遇见了不止一个男人,最后锁定孩子他爸,然后结婚,生子。孩子今年都4岁了。她做家务,带孩子;在不太情愿又不得不来看孩子的父母或公婆面前陪着笑脸;和孩子他爸吵闹,和好;还要上班,加班……已经很长时间不曾做过梦了。
  
  表姐的微信來了:“今天一早我姑姑就打电话来,说陈一致昨天办完了离婚手续。”
  
  是了,是昨晚加班时,老家的表姐微信告诉她,陈一致要离婚。整整一晚,她心绪莫名,一直在单位待到凌晨才回,但其实什么活也干不了。旧时光忽忽重来,让她甜蜜、疼痛、惆怅、后悔,又莫名地窃喜。
  
  是不是,还能和陈一致在一起呢?她拿起手机,订好了回老家的高铁票,又收拾了一套换洗衣服,也不理那爷儿俩的惊愕,回老家去了。
  
  明天的回程票
  
  她没有回父母家,而是自个儿找了家酒店。到了晚上九点,她约了陈一致过来。
  
  恰到好处的昏暗灯光,无声却折射着五彩光线的电视机,洗过香喷喷的秋晓阳穿着下午上街买的性感睡衣……当门在陈一致身后关上时,他本能地倒退了几步。
  
  秋晓阳这一举用尽了平生的勇气,被陈一致这几退步,立时散掉绝大部分,幸而那些曾经被辜负的愤怒和不甘,让她没有掉头就跑。
  
  尴尬相对了两秒,陈一致没忍住,低头笑了起来,越笑越大声。他的笑,让秋晓阳从羞,到恼,最后也忍不住,笑了起来。
  
  陈一致这才将她挂在旁边的衬衣拿过来给她披上,手放到她肩上,久久地看着她。这一看,直看得她酸涩起来。陈一致揽过她的头,轻轻抵着她的额,叹道:“傻姑娘……”之后却再无言语。秋晓阳慢慢抱紧他,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感觉他的手臂一会儿松一会儿紧……最后,两个人都放松下来。秋晓阳动了动,陈一致就放开了她。
  
  她嘟着嘴,问陈一致:“好好的,为什么要离婚呀?”
  
  陈一致闷了半晌,“不够爱吧。”
  
  他笑笑,又加了一句,“这个时代,男女之间所有的分离,都是因为不够爱吧。”
  
  刹那间,晴天霹雳击中了秋晓阳。原来,那些年少到年轻时的爱恋,她以为的浓情蜜意,其实全抗不过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“不够爱”。
  
  不同的是,他心知肚明;而她,懵懂未明。
  
  她慌慌张张地,不知如何回应他,只好拿出手机,却一下子看到了自己订的明天的回程票。一滴泪,两滴泪……她泪流成河。